三十年后我终于再次操了心爱的她
有个小时候的女伙伴叫珠,我19岁那年,她20,扎着两个长辨子,小巧玲珑的,是我心目中的大美女,我们的家隔着两座房子,中间有块空地,是大人们放置柴火的柴火堆,有一天我就被她约到柴火堆里,神秘得很,对我说,昨晚她父母亲打B了,她感觉她父亲在欺负她母亲,可是她母亲好象很舒服,很高兴的样子,象在哭又象是笑的不断哼哼,她想跟我试一试。

我只是个十九岁的小屁孩,根本不懂得怎么弄,只是从大人那里听来一些男女在一起会很舒服的事情,平时看到珠的时候也会鸡鸡翘得很高,总是想跟她脱光衣服一起睡觉,现在她把我叫来,那肯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。

于是,我和她脱光了衣服一起躺在柴火堆里,鸡鸡一直翘着,她叫我爬到她身上,我照办了。在她的身上,我看着她白白的身体,到处乱摸。然后我就抱着她,一动不动,我已经感到很舒服了,因为珠姐很香,头发很长,耳朵很轻巧,我把脸贴着她的脸,在她的颈部移来移去,磨着擦着,然后把她抱得紧紧的,一动不动。

她感到奇怪,问我怎么不动了? 我说,我很舒服了,很舒服了,这就是做爱呀,不就是这样吗?

她笑着说:“你要把JJ插进去我的洞里呀。”我看她这样说的时候很羞的样子,看着我,鼓励着我,非常的可爱。我感觉自己真傻真笨,我在她的小肚子边找着,找到她那个光滑的阴户,看起来非常的漂亮,象个刚蒸好的小馒头一下,白白嫩嫩的,很有光泽,很有弹性,很柔软很干净,阴户中间有一条线,我估计那是珠拉尿的地方,我问她,是不是插在拉尿的地方?她说是。我就把JJ在那条线的地方晃来晃去,可是不懂得怎么插进去,弄了好久都没办法插进去,我问她:珠姐,这里有洞吗?找不了呀。她说有,没洞她怎么会拉尿呢。她叫我再试试,我试了好久,就是没办法。她有点急了,就用手抓住我的JJ,放在她自己的那条线那边,然后叫我用力一点,顶一下,我配合着她,用力顶了两下,我看到她脸上的神情,有点痛苦,不敢再动了,我怕她会哭出来。她又鼓励我说,没关系,再用力一下就可以进去了,我于是又顶了一下,感觉好象进去了,就没再动了。

她说,很舒服呀,你要动起来呀,一下一下插呀,要一直抽,一直摇动呀,我又照做了。摇了一会儿,我说,很累呀。

她又问我,这样舒服吗?

我说很舒服,她就说,舒服就要摇嘛,我就接着再动,再摇。摇了很久,我伏在她身上休息一下子了。

她叫我躺下来,爬到我身上去,把我的JJ放到她的B上,刚插进去一下,她就大叫起来,我很怕,吃惊地看着她的B,我躺着不敢再动了,也不敢拔出来。过了一会儿,我看她BB里好象流血出来了,我看自己惹祸了,赶快拔出来,叫珠姐躺着,把她的血擦掉。我看她的样子好象很痛苦,很疼,心里急得很,我就哭了。她看我哭了,赶快哄住我不要哭,她说,被大人听见,会很羞的,她父母亲知道后也会骂她的。我不敢哭了,用手在她的阴户那边轻轻的摸摸,希望能减少她的疼痛。她说,不疼了,没关系的。我看她的B里没有再流血出来了,但还是一直帮他摸。我躺在她的身边,一会儿就睡着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叫醒我,叫我穿好衣服。

要走的时候,她一再叮嘱我,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,我点了点头,感觉很内疚,还问她伤口会不会有问题,能不能拉尿,她说,没有关系的,然后我们就都回家了。

好多天,我为这事一直很牵挂,又不敢去找她,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很疼,能不能拉尿,我从她家门口经过几次,想偷偷地看看她是不是平安无事,都没有看见也没有遇上。

过来几个月,我们家从偏远的山村搬回了城里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。

三十年来,这个事情我都没忘记。我到处打听她,只知道她一些事情,但从来没见过她,也没有联系上她。我不知道她能不能还记得这个事情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得到她,她是不是还象以前那个样子那么漂亮,还有她的BB,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好的,有没有再流血,我真的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当面问一问她。

三十年后的去年春天,我终于跟她家弟弟联系上了,我拐弯抹角地从她弟那儿打听到她的消息,令我无比兴奋的是,她正在我邻市的一家工厂打工。我要到了她的手机号码,如获至宝,高兴得快跳起来,当天晚上,正想打个电话给她,转念一想,不能急,这么久了,万一她已经忘记了我和那些事,我不是自作多情吗?我得分步骤来走,先发个短信试试。先让她猜猜,我的短信是这样写的“老乡啊,三十年了,你在忙什么?还记得我这个白白胖胖的小邻居吗?我们曾经吵架过,打架过,同吃同睡过,我记住的都是你对我的好,如果知道我是谁就回个短信吧。”

短信发出一分钟,我的手机就响了,对方直呼其名“臭弟,你这个臭弟!”我听着自己的小名,眼泪差点掉出来,那声音,还是那么熟悉,一点都没有变,我听出她充满着对我的埋怨和责怪。电话整整聊了二十分钟,我告诉她,明天下午准点到她的工厂去见她。她却推辞说,明天忙,以后有空会打电话约我。

那个晚上我失眠了,满脑子都是那个小辫子珠珠,她趴在我身上的神态,她BB流血的样子,历历在眼前,那天晚上,我抱住老婆特别温存地亲吻,特别热情的操,我甚至感觉到那天晚上操老婆的B特别的紧,就象是十岁那次操珠珠的小B,我抱着老婆心里却在呼唤着珠珠姐,我强忍着自己的思念和狂喜,决定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她。

我的车开到她工厂的门口,电话约她出来,我没告诉她车牌,也不问她的穿着,在几十个路人的人群中,我一眼就认出了她,那个十岁的珠珠,无非是被大自然养大了,被岁月的风霜涂上一层花班点而已,那张小巧的脸依然如故,那个亭亭玉立的身材依然如故,那个小辫子虽然没有了,而一头短发看上去更精神,更清秀。我把喇叭响了三声,她迟疑着上了我的车,脸上溢满笑容,嘴里热情地叫着我的小名,两对眼睛对视时,她一闪而躲过,说了句“咱们都长大了。”我马上揭穿她说“咱们都老了”然后相视而笑,其实,那时的我,真的有数不尽的辛酸说不出来,满腹深情象要溢出来的样子,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动。

我漫无目的地载着她逛了城里一大圈,在车上热烈地和她聊了起来,她虽然显得有点矜持,有点不习惯,但必竟是从小长大的伙伴,也没太多的生分,滔滔不绝地向我诉说着她的家庭情况,她娘家的情况,以及我那座老房子后来的故事,当她说到我家房子旁边时,我顺势试探着问,以前有一堆柴火堆,后来呢?她含糊其辞闪过,又说到别的地方去了。我心里有点失落,也许她真的忘了吧。

见面的喜悦实在太多太快,我带着她吃了晚饭,逛了公园,在步行街散步,虽然一路有说有笑,两个人却进不了那个话题,忆不起那次场景。我的心里也挺复杂,如果她忘了,我提出今晚同住的话我就是个流氓而已,没太大的意思,如果她没忘,我提出今晚同住那就是一种怀念,一次回味,一次旧情复燃。我是该挑起话题把那次经历说出来再让她心甘情愿地陪我,还是先耍流氓再问她记不记得往事?今晚一定要跟她在一起,但重要的是能不能找回十岁那年的她?

我把车停在一个宾馆前,说开个房间给她住吧,今晚不回工厂了。她有点吃惊,不断地推辞着,说她从来没在宾饭过夜,坚持要我把她送回去。我试着说,那我陪着你吧,她还是不愿意,说我们都各自有家了,还是回去吧。虽然我很不甘,但还是开着车往回走,想把她送回去,我知道自己一向就听珠姐的,就象十年前看到她BB流血的时候叫我不能哭,我就不哭了。

一路上,我说的话明显多了起来,不断地向她回忆起我家房屋旁,柴火堆里,我在她怀里睡着了,她哄我不能哭,等等,我希望通过这些意象唤起她的记忆,后来干脆问她关于流血的事情,还问她结婚的时候老公有没有在意。她一言不发,掩着脸,不敢转过头来看我。我几次想把车停下来,都被她劝着继续开,必须把她送回去。

快到她工厂的路边树纵里,我突然把车停了下来,含情地对她说:珠姐,三十年了,咱们彼此的第一次,让我再来一次吧。我把脸靠过去,在副驾位亲吻了她,她并没有拒绝,没有推让,非常动情地配合了我,那个长吻,应该有十分钟吧。

继续开车的时候,她感慨地说“我们都不是孩子了,我们的孩子都比我们那时候大了。”我听出她话里的无奈,听出她对生活的无奈,听出她对我的无尽的埋怨。我解释说:我找过你的,到老房子找了你,你已经结婚了,到外省去躲计划生育了,我联系不上你了,也得不到你了。她默默无言,一路上一句话都不吭。

路过一家五星级宾馆,我毫不犹豫地停下车,开好房间后邀她进去,根本就没有再征求她的意见。

我们俩一起进了房间,我一手反锁了房门,一手揽住她的腰,热烈地吻起来,这一吻,我舍不得停下来,边吻边脱光了两个人的一切衣服,我把她抱到床上,仔细看清楚她身体的每一个地方,那个细腰还是那么细,那白晰的肌肤还是那么光润,那个小肚脐眼还是那么生动小巧,而小肚脐下面一带长出了稀落的阴毛,阴毛里深藏着那个,那个曾经被我干出血的BB,那个BB还是那么小那么柔嫩,我不停的揉着,摸着,爱抚着,记忆里曾经也是这样摸着,但是,现在她已经不流血了,不流血了,她流出许多晶莹剔透的液体,那,是对我的爱啊,对我满满的爱。我小心地伏下去,用我的嘴,用我的舌头,在那个地方认真而细致地亲吻着,从外到内,从长阴毛的地方到那个面包一样的表皮,再到表皮里面的红润的花瓣,从花瓣到花心---我听到她如泣如诉,如怨如慕的声音,分不清是呻吟还是哭泣,是舒服还是埋怨,这声音听得我心花怒放,雄风大展,我的阴茎捅进了那个曾流过血的BB,捅到了顶,现在,无忧无虑了,不会疼了,不会流血了,我每捅一下,就是对珠姐的一次爱,就是满足一次三十年来对珠姐的怀念和意淫,我可以大展身手了,我的阴茎象钢枪一样在她的BB里一进一出,我象野马一样在珠姐的身上一起一伏,我象草原上的雄鹰一样发出呼呼的歌唱,我俯视着珠姐的细腰和起伏的双胸,红润的双夹,如痴如醉的神态,我暗自想,我终于找到了丢失三十年的梦,今生今世有缘再享受这个BB,这个生下来第一次就被我开发过的BB,这个曾经为我流过血的BB,我实在是太幸福了,上帝啊,感谢你。

这个晚上,我用娴熟的技艺,让珠姐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,她不用再指导我,不用再动手拿着我的JJ往她的身体里塞,她一直躺着享受,被我翻来覆去地操,她的BB真的还是象以前那么紧,那么嫩,那么有弹性,那么温暖,灯光下,我看到了这朵艳丽的奇葩,她还没开放的时候就愿意奉献给我,还没谢的时候又奉献给了我,尽管盛开的时候我没有看见,但这朵花,是我一生印象中最美丽最娇艳的,是人间最美的花,是老天爷赐予我的。

       【完】